首页 > 滚动 > 正文

唐代金棺银椁现身杭州 展现盛唐时期中西文化

2018年03月01日 07:01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近日,“佛影湛然——西安临潼唐代造像七宝”特展在位于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展出,共展出来自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土的以金棺银椁为代表的盛唐时期精品文物120件,展现了盛唐时期时期的中西文化交流的盛况。据了解,庆山寺的营建由一场特异的自然灾害催生。在《旧唐书·五行志》记载中,武则天当政时期,位于都城长安境内的新丰县东南露台乡曾有伴随着风雨、冰雹的地震,地震中一座山峰从青原上踊起,高约67米。武则天认为这是吉祥之兆,说山踊现象是上天对她统治成果的肯定。她下令将此山命名为庆山,新丰县也被改名为庆山县。趁此机会,武则天还下令修建一座全新的寺院,取名“庆山寺”,地宫亦同时兴建。庆山寺由建造大明宫的工匠们按照皇家寺院建制,开凿地宫用于供奉舍利。在武则天掌权期间,庆山寺香火鼎盛、高僧云集,成为长安东部最为重要的寺院,有“东庆山,西法门”之说。然而,与受李唐宗室世代供养的法门寺不同,武周政权倒台后,庆山寺很快由盛而衰。到了会昌五年(845年),唐武宗颁布“灭佛”法令,一大批寺院被毁,恢弘的庆山寺也难逃厄运,最终消散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深埋地下的地宫,将一部分珍宝保留了下来。地宫则到1985年无意中被人发现,震惊世界。图为2月27日拍摄到的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的唐代金棺。 龙巍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佛影湛然——西安临潼唐代造像七宝”特展在位于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展出,共展出来自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土的以金棺银椁为代表的盛唐时期精品文物120件,展现了盛唐时期时期的中西文化交流的盛况。据了解,庆山寺的营建由一场特异的自然灾害催生。在《旧唐书·五行志》记载中,武则天当政时期,位于都城长安境内的新丰县东南露台乡曾有伴随着风雨、冰雹的地震,地震中一座山峰从青原上踊起,高约67米。武则天认为这是吉祥之兆,说山踊现象是上天对她统治成果的肯定。她下令将此山命名为庆山,新丰县也被改名为庆山县。趁此机会,武则天还下令修建一座全新的寺院,取名“庆山寺”,地宫亦同时兴建。庆山寺由建造大明宫的工匠们按照皇家寺院建制,开凿地宫用于供奉舍利。在武则天掌权期间,庆山寺香火鼎盛、高僧云集,成为长安东部最为重要的寺院,有“东庆山,西法门”之说。然而,与受李唐宗室世代供养的法门寺不同,武周政权倒台后,庆山寺很快由盛而衰。到了会昌五年(845年),唐武宗颁布“灭佛”法令,一大批寺院被毁,恢弘的庆山寺也难逃厄运,最终消散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深埋地下的地宫,将一部分珍宝保留了下来。地宫则到1985年无意中被人发现,震惊世界。图为2月27日拍摄到的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的唐代银椁。 龙巍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佛影湛然——西安临潼唐代造像七宝”特展在位于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展出,共展出来自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土的以金棺银椁为代表的盛唐时期精品文物120件,展现了盛唐时期时期的中西文化交流的盛况。据了解,庆山寺的营建由一场特异的自然灾害催生。在《旧唐书·五行志》记载中,武则天当政时期,位于都城长安境内的新丰县东南露台乡曾有伴随着风雨、冰雹的地震,地震中一座山峰从青原上踊起,高约67米。武则天认为这是吉祥之兆,说山踊现象是上天对她统治成果的肯定。她下令将此山命名为庆山,新丰县也被改名为庆山县。趁此机会,武则天还下令修建一座全新的寺院,取名“庆山寺”,地宫亦同时兴建。庆山寺由建造大明宫的工匠们按照皇家寺院建制,开凿地宫用于供奉舍利。在武则天掌权期间,庆山寺香火鼎盛、高僧云集,成为长安东部最为重要的寺院,有“东庆山,西法门”之说。然而,与受李唐宗室世代供养的法门寺不同,武周政权倒台后,庆山寺很快由盛而衰。到了会昌五年(845年),唐武宗颁布“灭佛”法令,一大批寺院被毁,恢弘的庆山寺也难逃厄运,最终消散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深埋地下的地宫,将一部分珍宝保留了下来。地宫则到1985年无意中被人发现,震惊世界。图为2月27日拍摄到的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的唐代三彩狮子。 龙巍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近日,“佛影湛然——西安临潼唐代造像七宝”特展在位于杭州的浙江省博物馆展出,共展出来自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土的以金棺银椁为代表的盛唐时期精品文物120件,展现了盛唐时期时期的中西文化交流的盛况。据了解,庆山寺的营建由一场特异的自然灾害催生。在《旧唐书·五行志》记载中,武则天当政时期,位于都城长安境内的新丰县东南露台乡曾有伴随着风雨、冰雹的地震,地震中一座山峰从青原上踊起,高约67米。武则天认为这是吉祥之兆,说山踊现象是上天对她统治成果的肯定。她下令将此山命名为庆山,新丰县也被改名为庆山县。趁此机会,武则天还下令修建一座全新的寺院,取名“庆山寺”,地宫亦同时兴建。庆山寺由建造大明宫的工匠们按照皇家寺院建制,开凿地宫用于供奉舍利。在武则天掌权期间,庆山寺香火鼎盛、高僧云集,成为长安东部最为重要的寺院,有“东庆山,西法门”之说。然而,与受李唐宗室世代供养的法门寺不同,武周政权倒台后,庆山寺很快由盛而衰。到了会昌五年(845年),唐武宗颁布“灭佛”法令,一大批寺院被毁,恢弘的庆山寺也难逃厄运,最终消散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深埋地下的地宫,将一部分珍宝保留了下来。地宫则到1985年无意中被人发现,震惊世界。图为2月27日拍摄到的西安临潼庆山寺地宫出的唐代银叶菩提树。 龙巍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